火锅愁!

火锅似乎是最体贴的用餐心情,随心所欲的自由,坚定不移的温暖。

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一个广东的同学生病了。我们去友好宿舍看他是室友。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如此受重视。突然,他为自己感到骄傲,病态地嘀咕道:“我想吃刷肉。”一半的房间面面相觑。没人知道他要吃什么。他死的时候没有抬头,也没有觉得脑子被烧了。只有解释了这些照片,他才意识到自己想吃“方便肉”。刚来北方的时候,他还没有用舌头完成两个语系之间的传递,但他已经去了老家遵循这个习俗。他知道如何用“涮羊肉”代替家乡的“烧炉”。真恶心。不合规格。我们也睁大了眼睛。当然不乏嘲讽。班里有好吃的“食神”。他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经,权威地告诉他,吃火锅好,但是没有这种洗发水。

当他听到这句话时,他觉得自己并不好笑。相反,他转过头看着窗外,悲伤地说:“不管你想干什么,我都想看到锅上的热气——,就像在家里一样。”所有失望和孤独的眼神,再加上这哭泣的句式,都会被无情的人感动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火锅的出没。它不在罐子里。银雾本身就是一种温暖,游子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最脆弱的时候。

有一次,我和朋友阿杰一起吃饭。我在聊天中提到了这一部分。阿吉听了心里说:“点头如捣蒜。”对于单身的阿杰来说,冬天回来,火锅是最贴心的礼物。瓷盘里盛着各种食材,四周是一排微微冒泡的火锅,一般都是敞口的。在印章打开的那一刻,就像一个庄严的仪式。且不说味道有多细腻美味,只有锅底冒着热气,让人觉得委屈的孩子在心里得到了安慰和熨烫。阿杰本质上是个挑剔的人。涮肉一直献给传统的铜火锅——,正宗而古老。这是一个华丽而沉重的食物展示。不过这样的火锅应该是有一些技术含量的。年龄不懂得生火。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肯定比电火锅好。与电火锅不同,电火锅可以一次来,也可以冲走。他们是能干的将军,不会摆架子。光有理想和风格是不够的。如果没有机会见面,控制不了局面,一定要安心面对。在这一点上,火锅有点像婚姻。

说到笼火,我想到了一个我以前认识的人,他因为请朋友吃一个铜火锅差点死掉。原因是炭火引起的煤气中毒。几个醉鬼一个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几乎无法醒来。不知道他们是不注意室内通风还是在火锅里烧炭。总之,煤气中毒发生了。这个人从来没有死过。他嘲笑从他母亲家回来的妻子。他不敢离开组织去集合。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在这个领域会很光荣,甚至很难写出悼词。

所以我发现火锅有一个突出的特点:似乎是整个人最体贴的吃饭心情。十桌八桌一桌不觉得吵,一个人吃饭不觉得难过。一切都靠银色蒸汽的温暖,宁静,微热,清新,柔软,既不缺席也不分离。当然,最奇妙的是,在东方和西方,有三五个亲朋好友围坐在一个地方,悠闲地互相调侃,一句聊天的话也没有,——随心所欲,再加上坚定不移的决心的温暖,还有什么更全面、更感性的吗?世界上所有的诱惑?

    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6590477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172363791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00-18:0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